aaaa子_月球撞击

坑已经变成月球表面了!

*锤基(目录重新整理中)/文/捏土/拍电影/怪兽控

*雕塑统一使用tag:a太太的雕塑练习
*锤基统一用tag:a太太的锤基

黄金树(流浪武士Thor/神托Loki,神话AU+捏造,01-03)

*泥巴坑快好了,开始填文坑,写着角斗士的旧坑费着脑子看到这篇旧坑,然后发现它从我页面神秘消失了emmm

*短文

*神托这个词是受到关于希腊的历史书翻译的影响,本质是北欧神话基础上的捏造

*所有过去关于锤基的文(修过后),手作都会逐渐移到tag:a太太的锤基



黄金树

 

这个Asgard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了。

 

01

有这么两个人,一个叫Thor,是个流浪的没有身份的武士,一个叫Loki,原本是赐予人命运的Norn神下的一个神托,

两个人的相遇是在Asgard旁的Muspell的大火山爆发前的几年。

那个时候Loki已经不是神托了,而Thor也已经在Asgard旅行了十年。

 

Thor见到Loki的时候,对方裹着灰色的布条——那或许原本是件衣服——面容憔悴得几乎像具尸体,但又像只垂死挣扎的猎豹。他们离海很近,海风吹得人的眼睛很难睁开,皮肤被折磨得干裂。Loki很渴,他一遍一遍舔着自己起皮的嘴唇,那里早已不是过去那般红润漂亮了,此时摩擦嘴唇的动作如同刮擦沙砾。

Loki看到Thor就在他的前方不远,背对着他坐在一块枯木底下的巨石上。这个流浪武士此时还并不拥有Thor这个名字,所以让我们暂且在后面称他为无名者。Loki不知道无名者已经擅自将他周围划为自己的领地,即使他们现在在一片蛮荒之地。他听见远处有毒蛇嘶嘶的声音,它们盘踞在天空,用自己漆黑的身体遮住了云层和太阳,又相互纠缠在一起像是一团蠕动的线团,将天空压得很低并散发阵阵臭气。

Loki垂眼看了看地面,这里路面崎岖,但却没有细小的树枝或者石子暴露自己接近的脚步。然后他又看了看天空,他的味道是和那里一样的恶臭。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无名者的身上,Loki稍稍转了个角度。看,他想,他就那样闭着眼睛坐着享受一个好觉,那肩膀的起伏是多么松弛和匀称,而在他腰上别着的水囊就像挂在树上的鹿肉。Loki扯下自己衣服下摆那根垂下来的,布满洞眼和线头的肮脏布条,他在两只手上各缠上几圈,然后拉紧了中间,潜伏在了无名者的背后。

无名者十分强壮,他穿着一件东拼西凑来的盔甲,盔甲上杂乱花纹的死角里到处嵌着黑色的污渍,厚重的边缘翘起,有些甚至开裂,但裸露在外的上臂和大腿的皮肤又是那么结实,甚至让这粗鄙的盔甲变得不过是随便的装模作样以衬他根本不屑穿戴盔甲防身的心思。Loki屏住了呼吸,他让自己把视线集中在这个无名者的头顶,而不是去注意他宽厚的肩膀。Loki在想,他究竟是如何落得这样的地步要去抢劫一个看起来他根本没有胜算的旅人?他的肋骨发疼,好像是他的皮肤如同粗陋麻袋一样套在他的骨头上,让每一步在摩擦间,在和柔软内脏的碰撞、刮擦中泛着恶心,但他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吐出来让他得到些轻松。Loki的腿无意中擦过岩石,那如同削过骨头的感觉让他两足发颤。他在恍惚间已经开始幻想在杀死旅人之后,夺走他的水囊,吞食他的骨肉时的情景,然后他蠕动了一下自己烧灼的喉管。

 

 

02

“你不被允许踏足这里。”

 

无名者的匕首在Loki拉紧于手中的布掠过他的胡子的时候猛然转身擦过了他的耳朵。

“你是谁!”那人站起来说道,又往前踏了一步,半条腿站在了挡在他和Loki中间的那块巨石的外面,“离开!”

但Loki已经失去了判断,他一跃而起抓住了无名者的脖子,企图用手勒断对方的气管,用牙撕咬对方的喉咙。他渴望水和食物,而旅人的脉搏中血液鼓动的声音如同女神的低吟,那近在咫尺的肉香则让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牙齿开始变得更长更尖。只差一点,只差一点!他甚至可以感到那汗毛微弱的颤抖。Loki一下子笑了出来,他以为他要赢了,却被无名者一拳砸在了地上。

无名者的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的后脑碾压在岩石之上。此时Loki变成了一头四脚朝天的羊,蹬着腿却已经轻易失去了优势。他本该跑的,跑得远远地,在他饿死或者渴死前他兴许能找到另一个对手,或者运气好的话,他能在海滩上碰上被冲上来的死鱼,如果他绕过无名者,再往前走走的话。

Loki的目光越过无名者的肩膀,他又看见了那些盘踞在天上的散发着恶臭的黑蛇,蛇发出嘶嘶的声音,一只接着一只,吵得就像要把所有人都弄成聋子,就算拿一把刀割掉自己的耳朵也比听着这声音让人感到舒畅。Loki在窒息中开始耳鸣,但他却因此忘却了这些烦人的声音,突然陷入了一种平静。然后,他想起自己究竟为什么在这。

啊,好样的,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想,我命该如此。

无名者感到了困惑,因为Loki不再挣扎,他仰躺在地上摊开了双手,岔开了双腿变得舒坦起来。海风吹过他们的面容,头发遮住了他们的口鼻,只有那间隙间的眼睛在散发着光芒。海风过后,又有笑容在无名者的面前一闪而过。他皱紧眉头缓缓放开了Loki,紧接着他听到了一声舒叹。

Loki的胸口起伏,他喘了会气一下子坐了起来,又狼狈地因为眩晕而栽了下去。直到又过了好一会儿,他缓缓地撑着手歪歪斜斜地重新起了身。

“嘿!”他说道,并挪动着后背靠在了之前无名者坐的那块巨石的边上。无名者看了一眼又将自己的目光移回到Loki的身上,他半跪在那里,维持着刚才制服Loki在地的动作没有起身,但他撑在地上的那只手又握成了拳,Loki注意到了这点但他又大喘着气笑了笑,他的手臂还在因为战斗而颤抖,可他毫不顾忌地伸手拨开了自己那些散乱在脸上与额前的头发。直到这时,无名者才有机会好好看一看眼前的这个入侵者。

“嘿!”Loki又说道,但依然狼狈地咳嗽了几下。

“你是谁?”无名者问道。他注意到Loki瘦削凹陷的脸上有一道刀疤,那不是他刚才刺下去的那刀,而是一种更加诡异的形态,像是在愈合但又在绽裂中来回反复。

“你知道我是谁吗?”Loki呼呼地笑了几声。他用手搬起自己不听使唤的腿,让其中一条屈在身前支撑自己的手臂,一条盘在地上,他把头磕在了石头上,说道:“在世界之初,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道位于世界中心的深渊和形成这道深渊的两个世界——Niflheim和Muspellsheim……”

无名者拧起眉毛,他看起来并不想听这故事,但Loki又说道:“坐下吧,听听我在说什么,然后让我为你提供一些东西,也许你会感兴趣。”

无名者瞧了瞧Loki,他知道这个家伙不可能再起来了。过了一会,他问道:“你能为我提供什么?我已经在这里行走了十年,我经历了各种常人无法忍受的事:我在沙漠里与烈阳和毒蛇为舞;我在悬崖上在飓风和海啸中兴建房屋;我甚至去过遍地骸骨的死者之国,我在那里和冥主握手,她惧怕我的到来,以此要做约定保证我绝不会踏上她的土地。你能为我提供什么,你这个快要饿死的家伙?我能击败任何敌人,没有人能够侵扰我,你能为我提供什么?”

“听上去你的功绩足可以让你成为一个传奇,那能否告诉我你的名字?”

但无名者却突然犹豫了,他蠕动嘴唇可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那双眼睛看向海面不知在注视着什么。此时又有风吹来刮乱了他们的头发。

“我想知道你的名字。”Loki又说。

“我没有名字。”无名者终是这么答道,他的声音像是炮弹砸在地上。这个人轰隆一下子坐了下来,但他依然紧皱自己的眉毛,撇下嘴角看向Loki,他像一座山挺拔巨大,又渐渐被海风侵蚀。与Loki那漆黑无光的头发相比,这个无名者有一头金发,它们会在阳光下闪耀,他还有一对蓝色如极北之夜的锐利的眼睛,那在这片土地上是稀罕的东西。往往一个英雄是带着一些特征的,他们或是从出生起,或是在成长中被赋予了一些常人无法得到的东西,一些容易辨识的特征,一些力量或者一些机会。当人们谈论一个英雄的时候他们总是要先说起他的外貌,强壮、聪明、漂亮,Loki想道,英雄在后来会成为将军、国王甚至成为一个象征,只要呐喊他的名字便如同被赋予力量。

Loki动了动身体,他往前探了探。无名者见此绷起后背,但Loki出乎意料地比他快了一步。他又变成了一开始的那只豹子,双手双脚着地,往前轻轻一跃便伸手够着了无名者腰间的水囊。当他在退回自己靠着的那块石头上的时候,他用牙齿咬住水囊,警戒着手脚缓慢行动,直到他和无名者之间的距离再次恢复到了先前那样。

Loki在无名者的注视下猛灌了几口水,他发出畅快的舒叹又紧接着抬头继续吞咽,他呛到了鼻子但却依然无所顾忌。他知道在这么等下去而任凭那个水囊近在眼前,他准要转身一头掉进海里干脆让自己死得满足。

“你喝够了?”

“哈!”Loki整个后背都靠在了岩石上,他无法动弹,但他脸上的那道伤口却像是吸足了水分一样开始渐渐愈合。无名者盯着那里,他又问道:“你到底是谁?”

Loki慢慢抬起手臂,又伸展开双腿,他的脊背还贴在石头上,他眨眨眼睛就能看见天空上正对着他的那些毒蛇,嘶嘶的吵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耳朵里,他觉得那些蛇早晚都要掉下来,因为他每隔一天就见到从远方会有一条蛇游过来加入到这群蛇的中间,早晚,他们都要不堪重负从天上掉下来。Loki舒展身体,他像是伸了个懒腰,这不合适宜,更让无名者感到了恼怒。

但Loki一下子直起身说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你先得告诉我你从前拥有名字吗?或者你从出生起便是一个无名之人?”他舔了舔嘴角刮走那上面余留的一点水渍,要不是此时他的脸颊依然瘦削,面容依然带有憔悴之色,身上散发着尸体般的恶臭,无名者一定以为他处在梦境。他在这海岸附近徘徊了半个月,但所见的除了那些盘绕在天上的毒蛇之外便只有枯木与沙石,他已经很久没见到活人了,而这一个又是如此的特别。他知道很快这个人就会像只兔子一样到处蹦跳,那快要渴死的过去不过像是一段距离奔跑后的疲倦,他恢复得太快,不像常人。

“Ector。”无名者说道,“在我出生的时候我叫Ector,也有叫我the Charioteer(驾双轮战车者)。”

“我记得只有Asgard的军队才使用双轮战车,你以前是那里的居民?”

“不,”无名者摇了摇头,他打算起身,却看见Loki向他靠了过来,他说道:“我的父亲曾经生活在Asgard,他在离开以后帮助过铸金矮人击退过独眼巨人的进攻并在那时候用在Asgard学到的手艺教授矮人如何制造这些战车与敌人作战。我随同父亲一起参加战斗的时候站过前锋,于是矮人便给了我这个称号。”

“那么你的父亲在离开Asgard之后是否放弃了自己的公民身份?”

“是的,你说的没错。”

“那么,如今你为何要丢弃自己原本的名字?你的父亲听上去是位厉害的人物,保留他给你的名字应当是件荣幸的事情。”Loki说着又往前探了探,他保持着豹子的姿势离无名者很近,他的嘴唇在从干裂恢复到过去的红润,他的声调听上去像是循循渐进的咒语。

“为什么?”他又问。

“我的父亲……”无名者看见那双灰绿色的眼睛闪着光芒。他盯着看,渐渐觉得开始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他无所适从,浑身难受地捶打地面,但什么也不能帮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排解。他垂在地上的手臂抠抓着岩石,那些碎块从他的指间弹出。

“为什么?”

他猛地深呼吸了一口,跟着Loki渐渐挺起的脊背一起慢慢抬起头来。他瘫坐在那,只剩一双凶狠的眼睛。他说:“我是愤怒的原型。”

“为什么?”Loki继续问道。

无名者将碎石砸向Loki。

“我的父亲控诉我在那矮人之战后变得骄傲和暴力,他将我赶出家门,他剥夺了我全部的东西,只剩我身上这副破烂的盔甲。我在这流浪了十年,所见的除了敌人便是尸骨,我曾经和一群商人远行却被他们出卖丢在孤岛与吃人的怪物作伴,我铲平了那里跳上他们的船向他们复仇,他们却在我的剑下开始笑话我。因为我既不是一个Asgard的子民,也甚至和这个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那可怕的所有人最终都将归去的地下之国都没有关系。我活该被他们戏弄,因为我谁都不是,不过是只没栓链子的猴子。我已经被这么告知了十年,而你能为我提供什么?”他渐渐大声了起来。

“一个外国人要想在一个国家生活需要一个担保人。”Loki顿了顿,他歪着头眨了眨眼睛。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而暂时移开了视线。

“你能为我提供什么?”

Loki因为这句话而转动目光,他看向这个无名者,嘴角张开又隐约像是一个笑容。

“一个机会。”Loki又放轻了语调,“你想要什么?成为一国之民,成为这个国家的英雄吗?”

“我应该得到荣耀。”无名者皱起眉毛,他的目光中有火,而他的嗓音中有浑厚的雷声,他说,“那是我在十年前就该得到的东西!”

“啊……”Loki曲着声音扬起声调,他的双手揽过无名者垂在耳边的金发,他像是观察即将丰收的麦子一样低头用拇指轻轻磨蹭,无名者可以听见他的呼吸,那透着兴奋。Loki说道:“碰巧我还算是Asgard的公民,我可以做你的担保人。”他抬眼看向无名者,又低头注视着他开始急促起伏的胸膛。“并且——”他等了一会,继续说,“我可以给你一个名字,我会教你任何能够帮助你取得荣耀的能力,比如飞行,比如得到一把神圣的武器,这会让你更符合一个传奇的英雄的特质。”

“那么你想要什么做交换?”无名者凑过去问道,Loki能感觉即使他处于高位也仿佛被对方那雄壮的身体所笼罩的威慑。

“我之所以问你你是否已经丢弃了你之前的名字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干净的前提。一个名字等于一个称呼,等于一个人一生的简称,等于一个象征。”Loki说道,“你的名字即是Thor,如何?我亲爱的旅人。如果你还满意这个名字,那么允许我我将拥有你的人生。”

“你究竟是谁?”无名者并没有答应,因为他面前的这个人也许就像那些商人一样,不过是个骗局。

“哦,”Loki转了转眼睛,他真正地开始笑了起来,说道,“现在轮到我开始诉说我的故事了。

 

“让我们开始吗?”他压低了声音。

 

 

03

“宽恕我。”

 

有这么一个人,他叫Hod,是Asgard著名的武士,也是位于世界中心的黄金树下最伟大的女神的神托Baldr的弟弟。

当他费尽周折,在这荒原里追赶了三天终于看见Loki的时候,对方正和一个全身披着破烂铠甲的强壮男人挨着坐在一块巨大的岩石旁边。Loki的身形瘦削,粗糙的衣服下的手臂腕骨凸出,像块锋利的岩石,而他的手正附在那个男人的臂甲上,食指轻轻敲击着那银黑色的表面。男人垂下的带着黑色泥土的黯淡金发遮住了他的脸孔,但Hod并没有多有顾虑,他只见到Loki好像是在说什么并且悄悄要将手探进男人的胸口而因此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甚至他的胡子也变得僵硬。

“Loki!”然后他大喊一声,声音是和他壮硕的身躯相匹配的洪亮。他一下子跑向Loki,而对方在目光和他相碰的一刹那便抖动着肩膀一下子跳了起来,像只受惊的黑鸟把眼睛睁得浑圆。

“Loki!”Hod再往前跑了两步,但就在这时那个穿着粗陋盔甲的男人也猛然站了起来,他挡在了Hod和Loki的中间,完全遮住了Loki,并且对Hod重复他最开始对Loki所说的话。他大声说道:“离开!这不是你该踏进来的地方!”

但Hod并没有理睬他,反而着急地继续对Loki喊道:“Loki!我刚才看见你好像是在和这个男人密语!收起你那带有魔法的手!我恳求你别让你的愤怒驱使你让Asgard的事情变得更糟!看在众神的份上,我恳求你跟我回去!”

Loki跳到了一旁,而男人则火冒三丈起来,只见他就像先前对付Loki一样,猛地一挥拳头便把Hod打倒在地,摔得对方眼冒金星。并且这次他还补充道:“滚开!这是我的国家!” 

Loki惊讶且茫然地眨了眨眼睛。Hod则更加莫名其妙地撑在地上,他吐了口混着血的唾沫,抹了一把嘴。他的几颗牙被这一拳揍得在他嘴里摇摇晃晃,他边站起来边把它们猛地拔了出来,但瞧了瞧后就随手扔到了一边。

“这里是无人之地,我从没听说过这里有个国家。”他对男人说道,“我必须带Loki回去。我友好地向你商量,请别再做无意义的事情。如果Loki对你说了什么话,也请你千万不要答应他。”

“回哪?”Loki的声音突如其来,这时他挨着男人,背着双手,微微倾身问道。

“Asgard!”Hod喊道并且诚恳地望向Loki,“Loki!Asgard对你做的事情都是误会!Baldr对众人的决定感到十分的遗憾,他对你非常关心!我也请求你跟我回去!”

但在安静片刻,只听噗嗤一声,Loki一下笑了出来。他原本的警戒瞬间好像都不见了踪影,只见一开始他还是咧着嘴角低着头颤抖着肩膀,但很快他又摇了摇头,发出了荒谬的感慨。

他说道:“Hod,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人们敬仰的神托Baldr的兄弟,同时也是Asgard久负盛名的最厉害的武士,但Asgard已经几十年没有打过仗了,你的兄弟照耀在你身上的光芒让你获得的名声你究竟还要稀罕它多久?在我离开Asgard之前,愚人对你说,‘Loki是奸细!’并恳求你把我抓起来,关进大牢。于是你向我投来愤怒的眼神,挥舞着你的佩剑。你在我脸上留下的这一下和在我身上留下的其它刀疤我现在还能感到火辣的疼痛呢。”说着,他指了指自己脸上就在刚才已经愈合的那道伤口,“现在你又来求我回去?任劳任怨为了证明自己担得起自己的名声的Hod啊,告诉我,这次是否是众人又对你说了什么?哦,误会?我恐怕Asgard不是到了末路又怎么会编出这种话来。”

“没有人对我说什么,Loki。”Hod回答道,“你在曲解事实。”

而Loki又不去看他,而是转头看向一旁困惑地听着他们的对话的男人。Loki问道:“你刚才说哪里是你的国家,Thor?”这时候Loki并没有得到这个男人的肯定,所以他还不能称呼他那个名字,但他开始专心于这个名字上。

“这里。”男人说道,“以这棵枯木和这块石头为中心,百米之内,现在这里是属于我的领土!我在昨天已经用刀刻好标记,只差垒上石墙,这里是我的领土。”

“哦——”Loki哼哼笑了两声,他看起来有些好奇,“这么说,如果我今天没有遇见你,你是要在这里修建房屋,饲养牲口并且耕种田地?”

 “我会的。”男人说道,“我不在乎这个国家有没有其他的男人或者女人,我自己便是国王和臣民。我在蛮荒之地流浪了十年,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让我进入,使我发力,但现在这里是我的国土,我会捍卫并且保护它。”

“但你值得更好的。你值得的。”Loki转起了眼珠。

就在这时,Hod又往前大跨一步。

“我请求你,不要听他的!他只会把你当成可以利用的士兵!我知道这个可怕的人现在一定是在计划着杀回Asgard!他要报复!他不在乎无辜的人!不要让无谓的祸端搅乱你的主意!”

“哦,得了吧。”Loki在男人再次举起拳头前向Hod说道,并在二人的注视下一跃坐在了巨石上,“Hod,如果你足够了解我,你从一开始就该为我申辩。我知道你,比你自己更清楚,你来这不过是像一头自愿上前的,他们的替罪羊。

现在,你会死在这里。” 

而这时,Hod一下子跪了下来。


tbc


评论 ( 67 )
热度 ( 28 )

© aaaa子_月球撞击 | Powered by LOFTER